确保资金投放精准度 “定向降准”仍需配套细则

资料来源于《中国金融新闻网》

定向降准范围将再扩大。
5月3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提出加大“定向降准”力度,对发放“三农”、小微企业贷款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一定比例的准备金率。
这是自4月份以来,决策层第二次提出“定向降准”。业内专家表示,“定向降准”更具针对性和协调性。不过定向降准之后,能否确保资金流向小微企业和“三农”等经济薄弱环节,现在看来还有一定的掣肘,仍需具体实施细节和相关配套政策出台进行精确操控。
针对性“输血”
  相较之前4月25日国务院实施的“定向降准”,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定向降准”将支持的范围扩容至“三农”和小微企业。而在降准对象上,适用“定向降准”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再限于“符合要求的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合作银行”,而是“三农”、小微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均有可能适当降低一定比例准备金率。
  分析指出,对那些较好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可减轻这些银行面临的存贷比考核压力,提高其信用创造能力。
  从金融资源的获得上看,“三农”与小微企业一直相对弱势。小微企业虽然数量庞大,但融资难、融资贵的现状一直未得到明显改善。
  业内分析认为,监管层的目的在于,通过定向降准,提高针对性,稳定总量,优化结构,疏通“三农”、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血脉,使金融机构支持“三农”和小微企业的可用资金增加。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监管层的一系列政策就持续在向经济薄弱环节“输血”。
  央行今年新增小微企业再贷款额度500亿元,并支持商业银行发行专项用于小微企业贷款的金融债券。4月25日起,央行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2个和0.5个百分点,并将农行深化“三农金融事业部”改革试点范围扩大至全国19个省(区、市)的1494个县域支行。
  不过,此次“三农”、小微企业贷款需要达到的比例以及降低幅度未透露,接受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达到标准的银行降准幅度预计在0.5%-1%。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研究主管温彬表示,第二次定向降准的标准尚未明确,机构的范围也不能确定,有分析认为,大型银行可能会被剔除在外,可能受益的主要是股份制中小银行。
  确保资金用在刀刃上
  不过,不管释放的资金量有多少,对于正处于融资困境的“三农”和小微企业而言,无疑都是正当其时。
  温彬表示,从现在形势来看,不管是PMI还是出口的需求,宏观经济已出现复苏的势头,稳增长政策效应在5月份之后开始显现,下阶段信贷需求方面也有望有所恢复。
  分析认为,对于目前不少正在苦苦支撑的小微企业而言,降准释放的资金将有助于其转型发展。
  不过,如何确保这部分资金真正流向“三农”和小微企业,提高信贷投放的精准度仍面临不少问题。
  从小微企业自身而言,不少小微企业产品滞销、订单下降,成本却不断攀升,生存情况堪忧。虽然有成功转型的小微企业经营状况尚好,但更多的小微企业仍在艰难探索。记者前不久在南方调查发现,不少制造业小微企业在勉强生存的情况下,对信贷的需求并不旺盛。
  更值得关注的是,“定向降准”政策的初衷,是期望在起到一定稳增长作用的同时,还担负调结构的作用。但实际上一些小微企业在转型中发生了偏差,选择了“脱实向虚”,将信贷资金投向了虚拟经济,导致大量资金游离于实体经济之外。
  而从信贷供给方来看,确保资金流向最为关键。“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不少资金进入银行间市场或者投向别的领域,导致银行间市场已经很宽松,但是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没有降下来。”东莞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陈龙认为。
  业内专家表示,商业银行也会有自己的利益诉求,比如农村金融机构,是资金的净拆出方,降准之后的资金有可能进入银行间市场,要确保资金用在刀刃上还需相关配套政策和考核机制出台。
  标准和考核需精细
  陈龙表示,首先在存款准备金率的降幅上,应该有所控制,幅度太大,很难控制降准释放的资金是不是真的回到实体经济。
  除此之外,“对于符合降准机构的标准制定上,应该定的稍微高一点,避免定向降准变为全面降准。”温彬认为,因为现在不少银行的小微贷款占比都在20%左右,各家银行也有自己的中小企业部,还有一些小微贷款通过个人信贷来发放,标准如果定得过低的话,达标的银行过多就相当于全面降准。
  “对于资金流向,可以通过加强考核、监测来引导金融机构把资金投向到这些领域,监管可以计算出小微贷、‘三农’贷增加的幅度是否等于降准节省的信贷空间。”陈龙表示,不过,他提醒,这种事后考核机制,由于是考察时点数据,银行在统计上是可以操作的。“所以在考察上需要更精细的制度。”
  “‘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可以作为一个专项的小微或‘三农’贷款,而且不计入贷存比考核。”温彬建议,这对银行的投放是有帮助的。因为“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还会受贷存比的制约,如果达到标准的都是一些中小银行,贷存比都比较高,会限制投放。
  专家表示,今年以来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已趋于稳定甚至略有下降,但相比前两年还是偏高。除了“定向降准”这种针对性的措施外,财政上可以提供贴息降低融资成本,引入担保来缓释金融机构对风险的担忧。

版权所有 © 海洋之神590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设计:百阿腾网络    网站支持IPV6   粤ICP备1505712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