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杠杆应成为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有效手段

资料来源于《中国金融新闻网》
海洋之神590官网
       
        在金融杠杆具体运用上,首先银行信贷政策应当与产业政策和财税政策配合,将信贷资源配置到符合产业规划的行业领域中,加大对“三农”、小微企业、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的信贷投入,严格控制产能过剩行业的贷款,倡导绿色信贷;其次应当通过授信额度和利率调节支持企业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进行技术改造,提高产品附加值,以信贷杠杆撬动微观经济主体转变生产经营行为。
近日,工信部公布了今年首批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企业名单,涉及炼铁、炼钢、电解铝等15个工业行业。业界人士分析,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目标任务分解落实到企业,并由工信部统一公告,有利于社会监督,体现出政府化解产能过剩的决心和力度。
在这份名单里,涉及炼铁和炼钢企业共74家,水泥381家,不仅明确了企业淘汰的生产线(设备)型号和数量以及相对应的产能,还制定了明确的时间表,列入其中的生产线(设备)力争在今年9月底前关停,确保在2014年年底前彻底拆除淘汰。
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兰日旭对记者表示,以往的经济大规模刺激计划中,“两高一剩”行业投资比较多,这对眼下的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是一个阻碍。而我国的部分制造业是从西方国家产业升级中转移和嫁接形成的,使得我国在成为世界工厂的同时,低端的、重复的、过剩的产能建设隐忧日益凸显,从顶层设计上制定化解产能过剩的规划和具体路线图,是中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内容之一。
从钢铁、水泥、电解铝等行业的市场走势来看,落后和过剩产能的积累,实际上是供需机制和市场秩序紊乱的表现。这与某些地方政府对此类行业进行隐性补贴和过度扶持有关。因为这些行业在地方投资中占有一定比重,在税收和提供就业机会上有一定贡献度。在某些地方只注重短期经济效益的思路下,部分产能过剩企业甚至得到了隐性的土地优惠和税收补贴,有着生存的空间,但却给资源和环境造成了长期压力,同时因为部分行业长期普遍亏损,还形成了较大的金融潜在风险。
因此,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是一场攻坚战。兰日旭认为,针对某些地方积极性不高的情况,应当改变对地方官员的考核绩效机制,把绿色经济、淘汰落后和产能过剩列入考核指标,督促地方应当从更长远的角度考虑产业规划。这需要一方面对列入名单中的落后和过剩产能企业生产线和设备,严格按照时间表督促其拆除淘汰,另一方面还需运用市场机制,以市场需求为导向调节企业的产能供给。通过市场供需的自动调节,来把落后和过剩产能淘汰出市场。
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环境里,任何一个行业都不会出现长时间的绝对的产能过剩,资源和生产要素会随着市场变化流入到边际效益和投资效率更高的行业或经济领域,比如当前正在兴起的循环经济、节能环保产业以及新能源等战略新兴产业等。这也意味着,环保、信贷、税收等经济手段,是化解产能过剩、促进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杠杆。
事实上,银行信贷等金融杠杆和约束手段,不仅能对产能过剩企业的扩张经营形成制约,还能减少地方政府和企业与化解产能过剩目标的博弈,防止出现地方保护。对于银行而言,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与防范信贷风险的目标一致,在严格执行产业政策上具有较高的积极性。从现实来看,信贷杠杆、土地政策、差别化税收等手段应当与行政手段相辅相承,是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不可或缺的“两条腿”。比如,工行2013年年报显示,该行严格控制高耗能、高污染和产能过剩行业贷款,并积极运用金融杠杆支持化解过剩产能。
在金融杠杆具体运用上,首先,银行信贷政策应当与产业政策和财税政策配合,将信贷资源配置到符合产业规划的行业领域中,加大对“三农”、小微企业、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的信贷投入,严格控制产能过剩行业的贷款,倡导绿色信贷;其次,应当通过授信额度和利率调节支持企业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进行技术改造,提高产品附加值,以信贷杠杆撬动微观经济主体转变生产经营行为。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出台了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以缓解能源和环境压力。今年上半年,许多地区为了稳增长,上马了一批新的投资项目,正处于新老项目交替的关键时期,金融杠杆有着较大的发挥空间。另外,在优化金融资源配置、引导信贷资源向绿色经济领域流动的同时,还需加强对影子银行和民间资金流向的监测,防止民间资金通过影子银行向落后和过剩产能企业流入。

版权所有 © 海洋之神590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设计:百阿腾网络    网站支持IPV6   粤ICP备1505712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