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债务风险不应忽视债务结构变化

资料来源于《中国金融新闻网》
6月份激增的社会融资规模,让中国债务问题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焦点。
据渣打最新估计,中国总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6月底达到251%,远高于2008年底的147%。债务增长速度令人吃惊。
令一些经济学家困惑的是,近年来中国债务规模不断上升,“去杠杆”也渐成政策主线,然而今年6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却高达1.97万亿元。要知道,这一数据不仅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分别多5678亿元和9370亿元,占上半年10.57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的18.6%,而且一度遭到严厉监管的影子银行也再度活跃和繁荣起来。
中国经济难道又重回“加杠杆”时代?
对此,有学者认为,6月份货币信贷增长、社会融资规模增长以及M2增长并非常态。换言之,在稳增长取得显著效果后,货币信贷供应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都将回归常态。
话虽如此,不少学者仍对债务在如此短时间内积聚如此大规模,且增速不止,中国经济是否会因此引爆债务危机表示忧虑。
何况,目前信托违约和债券违约现象明显增多。瑞银表示,中国房地产业今年面临3至4万亿元的信托产品到期,上半年已违约630亿元,下半年违约将继续蔓延。此外,今年地方债务本息偿还压力较大。不少债券、贷款期限是5年,2008年底出台4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2009年开始实施,至今正好5年。尤为引人关注的是,在今年接连出现“13中森债”兑付风波、“12华特斯”发行人破产重组等信用风险事件后,“12金泰01”、“12金泰02”近期宣布无法兑付本息,已处于实质性违约;与此同时,2012年末在上交所备案的中小企业私募债“12津天联”董事长失联,债券濒临本息违约,私募债实质性违约警报频频拉响。
其实,对于中国经济负债率以及债务风险,高层并非毫不关心。
在7月15日召开的经济形势专家学者座谈会上,当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建议,中国需要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并建议“发行国家建设债,加快地方债改革,有效化解金融风险”时,李克强总理就问到这样一个问题,“提高国债比例涉及赤字率的问题。按你的计算,我们的赤字率多少合适?”
赤字率多少合适”的背后,正是总理对中国经济总负债率和违约风险的关注。
不可否认,就当前中国总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看,继续大规模增加负债率,空间有限,也不具可持续性。但不能就此认定,中国经济已不能增加负债。按渣打计算,美国到去年底的总债务与GDP之比达260%,英国为277%,日本则高达415%。这样的数据,虽不能佐证政府可以继续肆无忌惮地负债,毕竟这几个债务比率较高的经济体都是高收入经济体。却可以说明,在某些特殊时期,作为短暂应对之策,适当增加负债率,对抗经济下滑,增强经济弹性和韧性,是可以的。
实际上,中国目前的债务水平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那样,是“信贷瘾”发作后大放水的结果,是金融危机一触即发的前夜。如果认为目前的债务比率,足以导致金融危机发生,显然忽略了高负债率背后正在出现的债务结构新变化。
6月份金融统计数据公布后,央行调统司司长盛松成曾表示,“上半年信贷增长较快,同时信贷结构也有明显改善”。盛松成表示,结构改善主要体现在5个增长和1个回落上,即西部地区贷款增速高于东部和中部地区,企业中长期贷款加速增长,小微企业贷款较快增长,涉农贷款余额增长,关系国计民生的保障性安居工程贷款余额同比增长。在这“五个增长”之外,产能过剩行业的中长期贷款增速回落。
“5个增长和1个回落”清楚地告诉人们,经过持续不断的信贷结构调整,特别是上半年采取定向调控后,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如棚户区改造、高铁投资等,在政策倾斜和扶持下,获得了更多资金支持,并在提供就业、增加收入等方面扮演重要角色。而产能过剩行业的信贷资金投放,则开始逐步减少。
债务结构出现的积极变化提醒人们,对债务风险需要客观看待。一方面,4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遗留下来的债务风险,需循序渐进,逐步消化,无视实际而一味“减杠杆”,只会增加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另一方面,目前的债务违约和信托违约是可控的和循序渐进的,是市场化进程中的必经阶段。通过可控的违约,不仅能强化市场约束,端正产品发行者和投资者的行为,也有利于财富管理市场的健康发展。
那种动辄将债务比率上升与金融危机挂钩的观点,如果不是刻意误导,便是别有用心。事实上,通过持续不断的债务结构调整和优化以及资源配置的日趋合理,中国将会在未来逐步化解债务风险,最终摆脱对信贷的过度依赖。

版权所有 © 海洋之神590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设计:百阿腾网络    网站支持IPV6   粤ICP备1505712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