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报告直言定向降准弊端 调控新工具使用谨慎

资料来源于新浪网

  种种迹象显示,中国货币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正在主动适应新的经济金融环境,而中国央行在各个调控目标之间的兼顾取舍,使得任何一种新的尝试都较为谨慎。
  在8月1日发布的《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央行不仅对货币政策的调控目标作出了更为精细的阐释,也对上半年采取的一些新的调控方式进行了反思。
  “实际上,上一次的刺激政策留下的负面效应,包括政府负债水平过高、房地产市场的扭曲等方面,都使得本届政府改革的难度更大了。”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定向降准存弊端
  今年4月和6月,央行两次实施了定向降准。这两次定向降准的实施范围基本上包括了除农信社和村镇银行以外的全部金融机构。
  “当前,我国货币信贷存量较大,增速也保持在较高水平,不宜依靠大幅扩张总量来解决结构性问题。”央行在《报告》中表示,未来还将定期对商业银行实施考核,并根据考核结果对其准备金率进行动态调整,“通过上述设置,建立正向激励机制,引导商业银行用好增量、盘活存量,这有利于在不大幅增加贷款总量的同时,使‘三农’和小微企业获得更多的信贷支持。”
  “为了吸取此前刺激政策的教训,从国家决策层到货币政策当局,现在都会避免再次动用大幅放松的货币政策工具。”前述市场分析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尽管希望不要重蹈覆辙,但央行也不得不警惕“定向”带来的弊端。
  “当然也应看到,货币政策主要还是总量政策,其结构引导作用是辅助性的。定向降准等结构性措施若长期实施也会存在一些问题,如数据的真实性可能出现问题,市场决定资金流向的作用可能受到削弱,准备金工具的统一性也会受到影响。”央行在《报告》中提示。
  这是央行首次公开对定向存准调整这一工具的全面评价。
  “这也正是市场担心的。”前述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央行作为中国金融业专业人才最集中的监管部门,理应保持冷静的思考。
  与央行官员此前在不同场合的表态一致,实现调整经济结构需要更多改革和财政等部门配合,并非货币政策能够独立完成。
  在《报告》中,央行再次重申,“中长期看,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的增强、经济结构的调整和转型升级、信贷资源投向的优化,根本上还是要依靠体制机制改革,发挥好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2014年6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4.7%。据央行统计,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总体有所下行,6月份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96%,比3月份下降0.22个百分点。
  经济运行呈“新常态”
  《报告》在阐释下一阶段货币政策时,首先提示了当前经济发展的背景,“经济运行呈现出阶段性特点和新常态。”而在下一阶段主要政策思路中,央行表示将“统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和防风险,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同时适时适度预调微调,增强调控的预见性、针对性和有效性”。
  一位商业银行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下半年货币政策宽松可期,“但形式上绝不是利率或准备金率的全面下调,而是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定向降准和PSL(补充抵押再贷款)等新工具。”
  央行在《报告》中也强调,将灵活运用公开市场操作、存款准备金率、再贷款、再贴现、常备借贷便利、短期流动性调节等工具,完善中央银行抵押品管理框架,调节好流动性总闸门,保持货币市场稳定。
  “中国央行下半年首要重点是降低融资成本。”巴克莱资本认为,预期中国央行会将PSL推广到更多商业银行,并采取其他措施引导中期利率下调。政府借贷和影子银行借贷渠道的融资成本仍在上涨,这不仅会限制需求增长,还会增加经济债务负担和金融风险。
  对于欧央行推出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央行也进行了分析,并认为,“短期看,欧央行负利率政策取得一定成效,欧元区货币市场利率有所回落,重债国国债收益率也明显下降,但长期政策效果仍有待检验。”这意味着,对于与定向再融资操作相类似的PSL,中国央行或许会一边继续观察一边继续推进。

版权所有 © 海洋之神590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设计:百阿腾网络    网站支持IPV6   粤ICP备1505712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