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上升会影响信贷投放力度吗

   资料来源于金融时报

银行信贷风险的暴露,依然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农业银行近日最新公布的中期业绩报告显示,该行上半年不良贷款余额与比例出现双升。截至2014年6月30日,农行不良贷款余额974.7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96.92亿元;不良贷款率1.24%,较上年末上升0.02个百分点。此前公布报表的几家大型银行,不良率都在回升。

  农行行长张云在对不良指标双升这一现象做出回应时表示,中国目前经济增速明显放缓,正处于“三期”叠加的阶段,从经济周期的角度来看,银行业的不良资产余额和比例上升具有普遍性和必然性。张云的解释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客观现实,但是仍然打消不了市场的担忧:如果不良贷款指标延续上升势头,是否会进一步挫伤银行放贷的积极性。

  这一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不久前央行公布的2014年7月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数据报告显示,7月份社会融资规模为2731亿元,分别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少1.69万亿元和5460亿元。其中,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3852亿元,同比少增3145亿元。在解读贷款数据陡降的现象时,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解释的原因之一是,由于部分地区不良贷款和不良率出现双升势头,风险防控压力明显增大的金融机构在信贷投放时趋于谨慎。此外,金融机构加大了账面不良贷款处置也会影响贷款投放。这说明,不良指标上升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银行的放贷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不良贷款上升已经成为难以回避的趋势。银监会7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6944亿元,比年初增加1024亿元,连续11个季度上升;不良贷款率为1.08%,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

  目前,银行面临的不良贷款威胁主要集中在三大领域: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产能过剩行业和房地产行业。就地方融资平台的情况而言,由于各级政府普遍采用借新还旧、后移违约风险的策略,目前不良贷款违约的压力尚不明显,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很多债务都将陆续到期,地方政府偿债压力必将陡增,银行贷款面临的不良风险也升高。至于钢贸、纺织等严重产能过剩行业,则是不良贷款的重灾区。在近期密集公布的上市银行半年报中,包括农行在内的多家上市银行都指出钢贸行业风险确已催升银行不良贷款。近日川威集团提出的破产申请让多家银行陷入惊慌,但川威集团的问题并非孤证,钢贸企业与银行的金融合同纠纷层出不穷。房地产行业的还贷风险则因地而异。部分城市的地产势头仍然较为平稳,但一些三线、四线城市的住宅销量和价格双双下滑,房地产行业的还贷压力已经初露端倪。同时一些中小地产商的资金紧张,甚至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在不良贷款上升压力凸显的情况下,银行的谨慎态度不无道理。作为市场主体之一,商业银行既追求利润,又需控制好风险。因此,商业银行往往会从自身经营角度出发,在顺应政策要求的同时,逐步调整结构。此前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产能过剩行业的中长期贷款增速回落,同比增长6.4%,比去年末回落了1.1个百分点,其中钢铁和建材业出现了负增长。

  更为严峻的问题也就随之而来。众所周知,中国经济发展正在面临重重调整,实体经济亟盼金融活水,但与此同时,银行不良资产双升又让其放贷积极性受挫,在这种情况下,贷款发放和实体经济发展的关系该如何协调?

  实际上,这一“两难”矛盾又催生出一些新问题。一方面,面对部分领域信贷风险上升,部分银行在发放贷款时往往会提升风险溢价,但这又会提高企业的融资成本,与当前大力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要求相违背。另一方面,有些地方政府会多多少少进行“信贷引导”,协调甚至干预银行的经营活动,以防银行通过抽贷、压贷、缓贷、减贷、起诉等方式对陷入困境的企业产生不利影响。

  因此,要引导更多金融资源支持实体经济,强硬的行政命令不是根本之计。控制不良率大幅上升和降低融资成本的双重目标,要求监管部门、地方政府和银行等各方通力合作。监管部门要通过对银行日常经营业务进行监测和抽查管理,确保银行资金流向和金融业务操作过程更加透明化;地方政府则需加快设立小微企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吸引社会资本设立创业投资企业,投资于小微企业,努力降低银行发放贷款的风险;而在政策的支持下,银行更需强化自身的社会责任意识,对小微企业、高科技企业等政策扶持项目敢于贷款,愿意贷款。可以说,只要形成金融与实体经济共同发展的良好局面,不良率的小幅上升就不会影响到信贷的发放力度。

版权所有 © 海洋之神590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设计:百阿腾网络    网站支持IPV6   粤ICP备1505712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