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为何频频下调正回购利率

  资料来源于金融时报

央行再度引导资金利率预期下行。10月14日(本周二),央行在例行的公开市场业务中开展200亿元14天期正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为3.4%,较此前的3.5%下降10个BP,创下近三年半以来的最低。这是央行在不到一个月内,第二次下调正回购利率,也是年内第三次下调正回购利率。

  在此前的9月18日,央行曾在当期的公开市场操作中下调正回购利率20个基点。再往前的7月31日,在中断了3个半月之后,央行重启14天正回购操作,开展了260亿元14天期正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为3.7%,较上一期同品种正回购利率下降了10个BP。在基准利率按兵不动的背景下,央行年内三次下调正回购利率,显示回购利率正在成为央行新的基准利率,而调控正回购利率俨然已成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箱中的重要武器。原因何在?

  首先,央行下调正回购利率,有助于弱化银行将流动性头寸上缴至央行的动力,等同于释放了更多的基础货币,为实体货币流动性派生提供源头活水,其次,收益率曲线过于平坦化,10年期国债减去1年期国债衡量的期限利差仅为27BP,若短端利率降不下去,长端利率同样降不下去。正回购利率顺势下调有助于打开长端利率的下行空间,进而在经济低迷时降低实体融资成本。再次,更重要的是,今年以来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创新型货币政策工具、定向降准等多种调控手段释放流动性,在保持政策灵活性和弹性的同时,使得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整体稳定偏松,货币市场资金利率持续走低。10月以来银行间流动性持续宽松,7月初至今的14天回购利率已由4.4%高位回落至3.3%,使得央行正回购利率进一步下调的时机已经成熟。而央行此前两次下调正回购利率,已经充分表明常态化操作的回购利率,往往比存贷款利率更快地传递利率政策信号,有利于加强对市场预期的引导,发挥市场利率调节资金供求的作用。

  央行不断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调降14天正回购利率,显示出货币政策价格调控从原先的基准利率管制向市场利率调节转型,短期回购利率作为政策利率的作用得到凸显。同时也是延续今年以来通过银行间市场利率引导资金价格,进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政策思路的具体体现,与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的宏观背景相呼应,配合定向稳增长的政策需要。

  国家统计局即将发布9月份CPI和PPI数据,诸多机构预测认为,9月我国CPI涨幅很可能落于1.5%至1.6%之间,较8月再次下跌并创出年内新低,四季度CPI也料会在2%以下徘徊,年内通胀压力已经基本消除。此外,一些数据也显示,随着一系列改革措施的持续发力,四季度整体经济数据有望逐步好转,但经济下行风险并未彻底消除。

  事实上,近期随着宏观经济数据持续走低,呼吁央行降准降息的声音开始增多。不论是着眼于地方债务重组和结构调整,还是推进转型升级和各项改革落地,都需要货币市场流动性的保障,在风险缓释与融资成本两个方向上同时达到改革转型的目标。但如果全面降准、降息等措施恐会伤及改革预期和结构调整,甚至有可能使部分资金流向国有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让本该最需要资金的中小微企业享受不到低成本的资金。这就需要在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继续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为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创造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保持银行体系内流动性持续宽松的状态。

  也因此,延续今年以来的“强改革 巧调控”两手并用,货币政策在保持定力的同时,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定向调控等多措并举的政策措施,对内既可有效降低融资成本,对外又可以割裂因利差形成的新一轮人民币套利套汇预期,切实发挥好灵活货币政策在“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的支持作用。

  事实也表明,在央行不明显放松货币政策的情况下,融资成本也有可能下降,这可能得益于对部分融资需求的压制。一方面,国企和地方债务等公共部门政策改革将约束其无效投资并提高其信贷资金的使用效率,杠杆率下降有助于长端利率下降;另一方面,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增长更注重质量的提高,增长模式转向消费、服务业和创新驱动。依赖信贷驱动投资增长模式的转变将引导长端利率长趋势下降,从而带动整个经济的融资成本下降。

版权所有 © 海洋之神590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设计:百阿腾网络    网站支持IPV6   粤ICP备1505712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