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地迸发:金融创新在碰撞中前行

资料来源于金融时报
 
上海,外高桥自由贸易试验区日京路68号。这座外观酷似集装箱的现代化建筑内,先进的RFID医疗物联网系统带来的零库存管理,使上海畅联国际物流公司几乎见不到忙碌的货运景象。或许,恰恰是“国际物流”的定位及创新理念与自贸区对外开放的宗旨高度契合,使得这家企业成了试验区内金融创新的第一批受益者。

  今年初,作为上海自贸区首批跨境人民币借款的7家客户之一,畅联物流从建行获得了3000多万元流动资金。公司副总裁潘建华告诉记者:“这项业务使我们的资金成本一下子降低了17%。”不过,在他看来,更多的需求还在今后,“我们希望借助自贸区的政策,资金和贸易都要‘走出去’……”

  “自贸区银行机构所有的创新,都要有助于降低企业投融资成本,这个目标非常明确。”上海银监局副局长马立新介绍,金融创新为自贸区内企业降低了10%至20%的融资成本。随着政策的陆续到位,金融创新的空间越来越大,企业获益将会更多。

  近日,记者赴上海自贸区进行实地采访时了解到,短短一年间,自贸区新批设的企业已经达到1.2万家,超过了过去20年的总量,凸显了对金融创新的巨大需求。

  10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时强调,要把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取得的经验在更大范围内播种扩散,尽快开花结果。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感到,一如走在宽敞而寂静的街区,令人很难与“上海自贸区”这个处于当今中国改革“沸点”的名称联系起来,自贸区内的金融创新也在看似波澜不惊的外表下,默默积聚、延展,酝酿着开放与变革的潮涌。

  创新集聚效应乍现

  “我感觉自贸区带来的好处蛮多的。”潘建华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首先在资金的运作方法上比以前更多了,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有了一个接轨的通道,有利于企业贸易和物流的运作。以前国内不能做国外的期货,如果自贸区自由贸易账户(FT账户)外汇功能放开,在自贸区里就可以做期货。不仅如此,还有很多业务马上都可以做,这样带动的就不仅仅是交易,还会带动仓储,有了仓储还会带动运输,形成一个联动效应。

  事实上,正像畅联物流一样,由于自贸区内的企业更多的是从事跨境贸易,包括跨境借款、跨境双向资金池、跨境结算等与跨境人民币相关的业务都受到了极大欢迎。

  “虽然自贸区业务仅占上海全市的1%~3%,但特点非常鲜明。”马立新告诉记者,最突出的是贸易融资占比高,占各项贷款比重高于上海全辖水平10个百分点,这符合自贸区以贸易为主的经济结构特点。

  与此同时,自贸区创新业务发展迅速。以离岸银行业务为例,尽管被允许开展离岸业务的4家中资银行目前规模并不大,但离岸存款和离岸贷款余额已分别超过30亿美元和10亿美元,满足了区内跨境投融资的需求。

  “这些特点,充分反映了银行创新与自贸区改革契合的成果。”马立新介绍,截至9月末,自贸区已有4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的49家营业性网点获准设立。其中,商业银行占区内银行营业网点的93%,成为金融服务的主力。

  记者走访五大行自贸区分行时了解到,为了更好地匹配自贸区各类跨境交易平台建设和跨境投资贸易的金融需求,各家银行均着力拓展金融市场业务和海外业务,更加突出在跨境产品方面的创新试验和引领功能,并承担了创新产品的推广复制职能。

  目前,大部分创新业务均具有推广价值。其中,双向资金池业务、集中收付业务等已经在全国推广。截至目前,上海市有将近10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从事自贸区业务。

  速度快与慢的背后

  上海自贸区设定的改革目标非常清晰,各界对此都寄予了很高的期望。然而,由于一些政策细则迄今尚未落地,外界对自贸区改革的进展一度产生了质疑。不过,身处自贸区金融创新中心的五大银行,感受却截然不同。

  以自贸区金融改革“含金量”最高的分账核算业务为例,数据显示,从今年6月18日正式启动至9月中旬,已有10家商业银行启动了该业务,共开立FT账户4110个。其中,开立FT账户最多的中行,其项下贷款规模约11亿元。

  “从我的感受来讲,已经超出了原来的预期。”工行自贸区分行行长助理姚启明介绍,他们已经在移植原有200个产品的基础上,形成了涵盖结算、投资、融资、交易4大类45项专属金融产品。“但客户不是一下子对所有产品都有需求,我们已经做好的创新准备,正在逐步推广落地。”

  采访中,记者真切地感受到,市场最关注的金融领域创新,凸显了自贸区改革快与慢的冲突,需要辩证看待。

  中行上海分行副行长黄雪军说:“与一些企业的期望值相比,创新速度看上去好像慢了一点,但是我们银行认为,这样对风险的把握更准确,可以做好准备,逐步推进。”

  “可能很多人认为,自贸区的政策放开了,业务自由度大了,但实际上我们觉得业务办理的难度也高了。”建行自贸区分行副行长林宇灵说,自贸区所有的创新业务都相当于在摸着石头过河,几乎每一项业务在初期都经历了政策研究、流程设计、客户需求匹配、监管部门沟通等一系列环节。

  为配合分账核算制度落地实施,工行上海分行对原有总共300个分系统进行了改造。“这个投入量是蛮大的,即便我们有全球系统的支撑,对工行来说也突破了很多理念。”在姚启明看来,前进的方向是明确的,目标是可预期的,所走的步骤是稳健的——每一步能够达到预期的节点,最终便能达到整体目标。

  “自贸区是一个在岸市场,所有的创新都要在现有政策法规的基础上进行适度突破和调整,每个政策出来也都有一个推进—评估—再推进的过程,不是一夜之间可以解决的。”对于下一步的创新,马立新表示,未来,创新业务应该会有计划地平稳推进。

  多重碰撞与挑战

  据记者观察,无论定位、规模,还是业务种类、特征,同一家银行在区内与区外的分行,都有明显的差异。自贸区分行规模不大,业务模式以创新型和跨境业务为主,很多银行把自贸区分行作为跨境研发的中心;在绩效考核上,则以市场发展能力、业务创新能力、市场拓展能力、风险防范能力为核心,淡化效益类指标。

  对此,接受采访的五大行上海分行高管的看法非常一致:即使是少一个一级分行也没什么。多一个有特色的分行、一个能带动整体创新的分行,这样才是有意义的。

  不过,从实地走访的情况看,业务创新所涉及的方方面面,都在倒逼各家商业银行做管理机制的调整,新旧观念、模式……银行创新面临多重碰撞与挑战。

  姚启明则给记者详解了这样一个案例:今年6月18日,工行上海市分行分账核算单元(FTU)从新加坡分行拆入一笔1亿元人民币资金,用于向中海发展股份公司刚刚开立的自由贸易账户发放燃油款国际贸易融资。中海发展收到该笔款项后,立即向工行FTU申请购汇汇出,工行FTU的汇率报价参考香港离岸市场CNH的报价并完成了该笔购汇交易。

  “看起来只是又做了一笔贷款,但对我们来说,已经完全脱离了原有的业务经营体系。首先,贷款资金原来由总行下拨,但在自贸区必须自己到市场去找资金;其次,在贷款价格上,过去是在总行确定的幅度内授权定价,而在FT账户内必须根据融资成本来定价;第三,汇率方面,过去购汇按照在岸市场价格,而FT账户内的资金是离岸价格;最后,以前资金汇出要按照相关文件准备各种资料,现在手续简化,可以直接给企业的FT账户汇出资金,但背后是大量的风险防控支撑……”

  然而,相比运行系统的调整,观念和思维方式的转变显然更难。

  更少的事前审批,更多在事中和事后的监管上下功夫,让银行感觉到监管少了但同时也无处不在。为了推动金融创新,上海银监局创新了监管方式,对试验区内分行级以下银行机构和高管准入,由事前审批改为事后报告;同时在产品创新方面给予银行更多自主权。

  然而,一些银行却感到担心:过去已经习惯于监管手把手指导,现在放手让你去跑,你可能不知道会在哪个地方跌倒。

  “但我们希望,今后银行向更加依赖主体责任转变。在现有的政策框架里,银行需要判断是否会出现风险和合规问题并自己承担,不能因为害怕而停步不前。”马立新说。

  不过,在监管机构看来,目前自贸区金融创新面临的挑战,还是各家银行的发展不平衡。作为压力测试,需要设定风险容忍度,然而,一些银行对创新的失败并未给予特别容忍;而由于涉及系统成本、管理成本,一些银行仍在考虑是否值得投入。

  “自贸区大部分是分支机构,因此业务做得好不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总行的认识,这需要自上而下地推动。”马立新希望,下一步,一方面能把自贸区业务量做起来;另一方面,积极推动各种类型的机构创新,使大小机构都能积极地参与。
 

版权所有 © 海洋之神590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设计:百阿腾网络    网站支持IPV6   粤ICP备1505712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